“莆田系”盯上医院精神科4家机构涉嫌诈骗

2019-09-04 05:09:51 围观 : 138

  随后,国家网信办、国家工商总局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发布结果,百度搜索相关关键词竞价排名结果客观上对魏则西选择就医产生了影响,百度竞价排名机制存在付费竞价权重过高、商业推广标识不清等问题。百度回应将搜索排序改为以信誉度为主,价格为辅,并控制商业推广结果数量,同时对所有搜索结果中的商业推广信息进行醒目标识。 有些医院将科室外包出去确实是由于能力有限。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向《财经》记者分析,申请设立医疗机构需配备一些基础科室,有些科室医院并不擅长,可能会承包出去。如建立一家二级综合医院,至少需要配置8个临床科室。而对于承包方来说,自行设立医疗机构的成本太高,也会选择与医院合作。 一位就诊过的17岁患者对龙岗警方称,通过网上搜索咨询,遇到一名自称长沙某医院精神病科室的胡医生助理,承诺三天有效果。开始就是800元一小时的心理疏导,然后三天两头的各种仪器治疗,前后花了2.3万元。 屡禁不止,也因一些地方公立医院经营管理不善,因而倾向于采用“科室承包”的方式,尤其是部分弱势科室。而蒲田系借由公立医院的品牌,“做好一年能有几百万元的利润”。一位民营医院从业者曾对《财经》记者透露,科室承包是“莆田系”原始积累的初级阶段。 这样无所顾忌的诈骗,使本已名声斑驳的“莆田系”再次受到来自各方的质疑。4月27日,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紧急发布声明称,三个月内成立行业自律机构,全面自查自纠。 对“科室外包”,有明确的处罚法规。梁晓月介绍,外包科室的医院将被没收非法所得、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还将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此外,患者还可就其知情权被侵犯等对医院提起民事诉讼。如果外包科室的医护人员没有资质,还可能构成非法行医。 尤其是与资本“联姻”的二级医院,一方面可向专科医院发展,另一方面还可连接社区,成为三级诊疗体系的一部分,可以满足特定的医疗需求。蔡江南分析,像一些社会资本进入基层诊疗,在技术条件已经成熟的情况下,既能提高基层诊疗能力,也能给老百姓带来方便。 根据深圳警方通报,目前已控制长沙医院外包精神病科室负责人吴某、山水公司负责人苏某及24名“导诊”咨询员,部分责任人在逃。 这次作案者盯上的是医院精神科。山水公司办公室中的接线专员同时扮演三家医院的医生,分别来自昆明安定精神病医院及长沙、广州两家医院外包出去的精神科,而这四家机构的负责人同是来自福建莆田。 近两年,国企医院剥离过程中,社会资本扮演了“重要角色”。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至今,民营资本已完成20多项国企医院收购。在随后的改革中,各方也在摸索如何在延续医疗服务的同时获得收益。 卷入此次诈骗案的医疗机构中,有两家是不顾禁令,将科室外包。上一次科室外包引发公众热议也是2016年。魏则西就医的武警二院生物医疗中心,其幕后投资者就是莆田系企业。 该案中,百度搜索又一次扮演了重要角色。患者在百度搜索中输入疾病关键词,“山寨”三甲医院出现在页面中靠前的位置。患者点击这些“医院”网站,根据上面的咨询电话打过去,为患者答疑的不是专业医生,而是深圳市山水医疗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山水公司”)的员工。但在咨询电话里,这些员工已变成名医专家,并热情推荐“合作”的医院。 此次案件中,患者用百度搜索相应疾病的关键词,山水公司伪造的“三甲医院”网站排在搜索结果前列。2016年,搜索竞价排名也曾引起热议。大学生魏则西体检出滑膜肉瘤晚期,通过百度搜索找到武警二院生物诊疗中心,接受“免疫疗法”,最终不治身亡。 北京已在做公立医院特许经营的尝试,即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可在一定条件下,将公立医院品牌、商标、专利等无形资产,以及技术、服务、凉山州第一人民医院管理等通过特许经营协议的形式提供给社会资本举办的医疗机构使用。这算是名正言顺地为民资开了一条口子,早在2016年,北京700余家医院中,约有63%为民资。 业内人士通常将民营资本在公立医院内部的合作办医称为“科室承包”。《财经》记者获得多份合同文本模板和可行性论证报告显示,外来资本与公立医院的合作往往采取所谓“共建”形式,共建科室常常挂出“××中心”的牌子。 北京中闻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梁晓月告诉《财经》记者,双方会签订合同或协议。医院也会收取一定承包金,或者再与承包人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收益分成。 公立医院“科室外包”的重地多是体检中心、整形美容、皮肤科、泌尿科、口腔科、妇科等科室,因其利润较高,也容易吸引患者就医。此次作案者盯上的是精神科。 问题是,无论合作形式怎样,相同的弊端却在不断上演,尤其是危及患者健康的偶发性事件一次次击碎公众的信任,也使民营医疗机构的行业升级之路越发不易。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公益法律顾问张新年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协会内已确定训诫、通报批评、公开谴责、取消会员资格等处分种类,将会很快建立惩戒机制,接下来会开始抓反面典型。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京朝阳医院与河北燕达医院于2014年开始合作共建,朝阳医院执行院长陈勇曾公开表示,双方能够优势互补,朝阳医院能够为河北燕达提供管理和医疗技术人才,河北燕达能够提供更优质的硬件和更大的医疗空间。 4月12日,在深圳龙岗区南湾街道平吉大道平朗路9号万国城,当龙岗警方进入B座13楼的山水公司时,墙上张贴的“山水杜拉拉升职记 我们大干100天、每天奋斗成功更近一步”等传销味十足的标语。在警方到来时,还能看到山水公司的工作人员电脑上闪动着“我是胡主任医生,你的病情较严重,必须马上到医院治疗”“我们医院是治疗你这种病的权威医院,有名医和专家接诊”。 一旦发生医疗纠纷,承包医院其实难免其责。梁晓月对《财经》记者分析,除了从医院和承包主体的协议上认定外,如果说科室的实际控制权不属于医院,科室经费不由医院统一结算,科室医护人员不由医院管理,往往会被认定为科室外包。“一旦发生医疗事故,责任主体为医疗机构”。 循着线索,民警进入昆明安定精神病院后,找到了10余份退款协议单,都是由当地卫生部门转来,以收费过高和疗效同宣传不符而被患者投诉后,医患双方签下的。 公立医院与社会资本“联姻”并非都违规。政策的界线是,不得在公立医院内设立“非独立法人”形式的营利性实体。 违规“科室外包”,甚至打着“合作”的外衣规避检查,这场“莆田系”诈骗案,也是一次规范民营医疗机构在成长中循规守法的契机 此次案件的诈骗团伙中,主要嫌疑人苏某成立“山水公司”后,通过寻找由老乡在广州、长沙开办的民营医院,以每月支付10万元,自付盈亏的方式,承包其精神病类科室。 实际上,政府是鼓励探索公立医院与社会办医疗机构业务合作模式的。原国家卫计委直属卫生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李卫平曾撰文称,公立医院公私合作至少有11类。 “只能是为了钱,利益是合作的基础,要不为什么外包?公立医院可以寻租,民营医院直接敛财逃税。” 中国医院协会民营医院管理分会常务副会长赵淳向《财经》记者直言,民营医院作为医疗服务机构没有任何特殊性,必须要严禁科室外包。 为了躲避检查,苏某承包的医院精神病科室表面上还是接受医院统一管理,医疗费用医院统一收费,医生在医院备案,护士由医院统一聘请并安排到科室上班。而医院每月与山水公司结算时,先扣除科室外包费10万元、医生账上工资等,把剩下的钱转到山水公司账上,再由山水公司向精神病科室人员发放额外工资。 4月12日,深圳龙岗分局“扫楼”检查中发现一处“网络医托”窝点,继而牵出一宗跨省医疗诈骗案。 科室外包从未解禁,“这是不能跨越的红线”,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主任蔡江南说。早在2004年,原卫生部就曾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医疗机构严禁出租承包科室。2015年6月,国务院发文鼓励社会办医,“科室承包”仍被明令禁止。 由于外包科室大多隐身于医院中,或在独立大楼内,没有明确的标识道明与医院的关系,令人无从分辨。尤其是此案中,昆明安定精神病医院与山水公司是“协作”关系,更为隐蔽。 在这个黑链中,医院的牟利手段也不单一,除了外包费,若医生给患者开具的药物是医院自己采购的,医院会提高 15%的药物价格来销售,事后按药物售价的10%提成给山水公司。若是山水公司自己采购的药物,会100%发还山水公司;若医生给患者检查或者治疗的仪器是医院的,医院会按照检查费用的30%返还给山水公司,若仪器是山水公司自己购买的,检查费用会100%返还。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该案中,经审,嫌疑人苏某、吴某等对其涉医诈骗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初步核查诈骗涉案金额逾千万元。 将科室出租外包,意味着患者服务和医疗质量得不到有效监管,质量难以保障。蔡江南提到,医疗市场有严格的准入标准。一些民营医院并没达到相应的医疗水平,会对病人产生危害。 医院账目上,精神病科室的医生每月约5000元工资,而山水公司每月额外向医生支付4万至5万元。 5月6日,记者在百度上检索“最近总失眠怎么办”,排名前三的条目右下角显示“广告”。然而,此次事件中,仍有患者因点进排名靠前的“广告”而被骗。对此,天驰君泰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张合指出,推广不属于广告,但百度需要对商业推广的内容做形式审查,保证所推广网页上的信息真实。目前只有《民法总则》做了原则上的规定,还没有出台针对搜索引擎的特别细致的法律法规。 这是一个创新之举,无先例可循,其实是市场助推使然,也颇有争议。然而,对于在2015年,非公立医疗机构数量就超过公立医院的中国市场而言,必将经过痛苦的蜕变和成长。 “我们在调研时发现,欧洲的医疗机构几乎是没有外包情况的,它们也曾经历过今天中国民营医院所面临的尴尬处境,恶意竞争、缺少底线、数量多而规模小,最终真正的行业升级与净化就是通过市场的选择,那些能够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机构会在充分竞争中留下来并壮大。”赵淳说。 如果病患有就诊意向,这些工作人员就预约就诊时间推送给医院科室;如病患在约定时间没有来,医院科室会主动联系,“热心”跟踪未就诊原因。 将医院内科室外包或承包,一直是医疗机构的“禁区”。简单来说,这些科室顶着医院的名头行医却完全独立。